首页 > 自驾游攻略 > 最后的枕水人家——江南锦溪

最后的枕水人家——江南锦溪

若素 2013年3月出发 从全国到 江苏 1天 人均:
回复 0 | 浏览 626
水乡的青石板巷,简单的旧居平房,比比皆是,看起来,锦溪的源头毫不起眼,然而在七千年前,先民就在这里繁衍生息了。被人间烟火熏陶过后,这一方水土沉淀出岁月的味道。千年乌镇。当年的生活起居都不复重见,从遗址里,掘出了无数的陶器碎片,当时的日用器皿主要是以红陶和灰红陶为主的釜和牛鼻式盛具,还曾发现一件鹿角勾勒器。我总是想象一个婀娜的素妆女子,亭亭然托着陶罐,到河边汲水。腰是水边初发的杨柳枝儿。沧海桑田,人世几度的变易,征战,水落石出,一切的大起大落。只有乌镇,似乎没有变过。仍是这样的青石板,这样的旧屋窄巷,这样的静水无波。平凡的日子在这里演绎出悠悠的况味,让人觉得,那些挣扎,那些拼搏,全不过是歇斯底里的阵痛,而幸福只不过就是这样,在黄昏的夕阳下面,凝视一个人的眼睛,并且轻轻牵起她的手。



依楼品茗,听橹声,流水无声,淌千年风情。诗里画里的江南应该是这样的:清清的水从历史的长河中流过来,穿过古老的是拱桥,流经长满苔藓的河畔,还有河畔边古旧的木屋人家;乌蓬船在炊烟中从远处缓缓地漂了过来;幽静的石板小弄,木结构的小楼,这一切,就像是梦境,质朴、清纯、从容。

我一直向往一叶轻舟,步入梦里水乡。也许在红尘中的纷纷扰扰,都自行风云落定了,岁月显现出它真实而清晰的轮廓,没有了棱角,没有了倾轧和计算,时光悠悠荡荡,随意地去向一个不知名的地方。心是沉静的,低到尘埃里,却又从尘埃里开出一朵花。


是的,若是当地的手划船摇着桨,船夫在泊着的船里打着呼噜,闹夜的孩子哇哇地哭,邻里唠嗑谈一件鸡毛蒜皮大点的事,再粗糙也是纯朴,与这片山水与生惧来地融洽。缭绕的炊烟,人的气味,人的动静,历历如绘。他们一直就这样生活着,使风景成为流动的,盎然的,而不是一潭死水。他们与生惧来的悠闲,与世无争,完满自足,神情安然。他们做着一切人世的俗务,柴米油盐,衣食住行,散发着旧樟木箱子里的陈年衣物一样,略带着些尘气的芳菲。








    暂无
Copyright@ 2010-2013 中国自驾旅游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中国自驾旅游网站管理系统 V3.1